妙笔楼 > 历史军事 > 奋斗在沙俄 > 第1350章 冲我来

站在彼得罗夫娜的角度说李骁就是个不折不扣的恶魔,根本不把她的生命当一回事,而且对女人没有丝毫的怜悯,这样的人她曾经见到过,比如说舒瓦洛夫。

只不过她觉得哪怕是舒瓦洛夫也不能跟李骁相提并论,因为舒瓦洛夫虽然也不把她当一回事,但那一位还会做点表面功夫,至少表面上彬彬有礼像个绅士,只要你跟他没有利益冲突,舒瓦洛夫能让你比仙女还快活。

而李骁给她的感觉就不是这样了,在她眼睛里李骁就是一头冷酷的怪兽,连最基本的绅士风度都可以不屑一顾,想怎么就怎么样,这样的人实在太可怕了。

为了生命安全着想彼得罗夫娜立刻就老实了,她怯生生地望着李骁,静静地等待着李骁的下文,她知道肯定有下文,因为像李骁这样的人不会闲着蛋疼专门跑来折磨她,肯定是她对其有什么用处,所以才会来收拾她。

不得不说这个女人确实很聪明,一下子就猜到了关键问题。自然地她马上就想到,如果自己对这个很冷酷很厉害的神秘人有作用,那是不是可以找到一条生路了呢?

李骁一直在注意她的情绪变化,虽然彼得罗夫娜掩饰得很好,但李骁依然看出来这个女人已经意识到了他的目的。对此李骁也不是特别紧张,因为对方迟早都会意识到,如果对方真的意识不到那她就毫无价值可言了。

“听说你个康斯坦丁大公关系不错?”

李骁一开口就给彼得罗夫娜吓了一跳,因为她自认为跟康斯坦丁大公的关系还是做得比较隐秘的,至少之前被审讯的时候根本连提都没提过这个话茬。

彼得罗夫娜还以为自己和康斯坦丁大公的关系没有暴露,这也是她一直死不开口的关键原因,因为她觉得康斯坦丁大公那一头应该会设法营救她,可一旦她招供了,那康斯坦丁大公恐怕就不会有营救她的心思,反而会想方设法地弄死她!

彼得罗夫娜对此是抱有极大希望的,但是现在希望有多大,失望或者说惊恐就有多大了!

她直勾勾地盯着李骁,似乎是想从李骁脸上看出对方是不是只是试探而已。但你知道的,李骁脸上戴着面具而且全身裹得严严实实,自然是什么都看不出来。

她只能亲自镇定心神,故作迷茫地问道:“什么?谁?”

李骁笑眯眯地看着她在表演,实话实说演技还是不错的,换做一般人就被蒙蔽过去了,可是对他来说这就是掩耳盗铃。

李骁很是平静地说道:“康斯坦丁大公,需要我再提醒你一下吗?”

彼得罗夫娜狐疑不定地望着李骁,心中愈发忐忑,她愈发觉得不妙和危险,但又不甘心只能带着侥幸心理继续装糊涂:“阁下,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李骁哼了一声:“不明白?我看是装糊涂吧!你以为你和康斯坦丁大公以及和那位普罗佐洛夫子爵的关系很隐蔽吗?”

彼得罗夫娜心脏登时狂跳了起来,血液疯狂地往头脸涌去,眨眼之间就变得满脸通红。她的脑子急速运转,思考着对策,但是却根本想不出什么办法,因为李骁直接掐住了她的七寸。

这种感觉实在是糟糕,彼得罗夫娜觉得自己就是一条罗网中的小鱼,不论她怎么拼命挣扎都没有用,网只会越收越紧,勒得她几乎要窒息!

李骁也不着急,更不催促她,就是那么好整以暇地看着他,就像是一头在欣赏猎物垂死挣扎的猎豹。

良久彼得罗夫娜才幽幽地开口说道:“您一定是误会了,我仅仅是认识普罗佐洛夫子爵罢了,至于康斯坦丁大公殿下更是毫无交际,毕竟我这种身份的女人怎么可能进入他的法眼呢?”

彼得罗夫娜的选择依然没有出乎李骁的预料,他就知道她会继续否认和撇清,毕竟相对于他这种看不清头面和来路的神秘人,彼得罗夫娜还是更加信任康斯坦丁大公和普罗佐洛夫子爵。

李骁讥笑了一声,冷冷地说道:“是吗?看样子我必须将那位拉夫尔.瓦西里耶维奇先生也请到这里好好聊一聊了,您觉得呢?”

彼得罗夫娜终于失去了镇定,她面色大变像见了鬼似的,微微张着嘴发出咯咯的声音,显然是被吓坏了。

这不是装出来的,因为她确实被吓住了,因为她怎么也没料到拉夫尔竟然也暴露了。而这意味着他们的底裤都被人家扒掉了,再怎么掩饰也没有意义了!

而且彼得罗夫娜很担心李骁真的将拉夫尔请到第三部的监狱里,可能这群魔鬼对她这样娇滴滴的女贵族还矜持一点,可收拾拉夫尔这种卑贱的农奴子弟是毫无心理负担的。她毫不怀疑李骁会用千百种残酷的刑罚来招待拉夫尔,而那是她绝不愿意看到的。

因为彼得罗夫娜知道拉夫尔绝不会出卖她,而那意味着彻底地激怒对方,搞不好直接就对拉夫尔下毒手了。对那个忠心耿耿的小兄弟她是有感情的,不愿意让他就这么白白送了性命。

顿时她就急眼了,着急忙慌地叫嚷道:“你们不可以这样,他什么都不知道,有什么都冲我来!”

嚷嚷着彼得罗夫娜就想冲上来撕扯李骁,可没等她靠近闻讯赶来的宪兵就又一次制服了她,将其按在地上动弹不得。

“冲你来?”李骁又轻笑了一声,轻蔑道:“我这个人就是见不得女人受欺负,所以还是勉为其难地收拾男人吧……你觉得拉夫尔先生能在酷刑下挺多久?一天两天还是三天?”

彼得罗夫娜死命地在挣扎,可是没有一点用,她被死死地按住,连抬头都困难。

而李骁则继续慢慢悠悠地说道:“只要他不开口,我这边也不会停手,那个可怜的孩子好像才二十岁出头吧,啧啧,年纪轻轻就这么死了,可惜了!”

说到这里,李骁忽然走到彼得罗夫娜身前,冷冷道:“而这一切都是因为你,是你害死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