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楼 > 都市言情 > 全科医师 > 第1625章 最后时刻

内科大楼的9层,是通常所说的架空层,层高只有2.5米,这一层主要是各种管道,电路,消防设施的主机所在地,更重要的是氧气生产与加压也在这一层,中央空调也在这一层。

可见,这一层非常重要。

梅林女士的自毁装置就在这里。

幸亏刘牧樵有《刑侦学》案例,要不,有再怎么高的智商,也不可能知道梅林女士安装了自毁装置在这里。

刘牧樵进来,直接就找到了炸弹。

就在氧气灌下面。

他心跳突然加速,140。

这个大氧气灌,氧气有5吨重,要是引爆了,这栋大楼有可能垮掉三分之一。

刘牧樵注意到了,这颗遥控炸弹是通用的类型,拆除它,需要10分钟。

刘牧樵曾经训练过,成绩达到了A,属于专家级别。

也就是平常所说的拆弹专家。

这也是他从中级宝盒中开到的技能,专家级。

他努力使自己镇定下来,然后静静地听了听周围的动静,还好,没有发现异样。

刘牧樵静下来的听力是非常厉害的,即使没有启用冬眠法,也能够在大街上听到旁边人的手表的声音。

他确定9楼没有喘气的人,于是走尽了炸弹。

他端详了了几分钟,确定不会出错,开始拆弹。

他动作很标准,也很娴熟。

这是他实战第一次拆弹。

有些意料之外,他很平静。

就和做手术一样,不慌不忙。

他的动作很标准,根本不像是第一次实战。

5分钟后,炸弹的引线终于拆下来了,但还不够,必须终止感应器的工作。

三根电线。

和电影里的情形很相似,他需要做决策,剪断三根线,必须按顺序来。

这是一种考验。

哪根是火线?

剪断了火线才能够安全拆下整个引爆器。

刘牧樵凝视了3分钟。

这一个环节,训练过无数次,对于高手来说,准确率可以达到95%以上,但不是绝对正确的,不可能,因为,你永远不是世界上最聪明的那个。

刘牧樵选择了中间那根。

他没有犹豫。

“喀喳!”

剪断了。

一片安静。

深夜一般的安静。

刘牧樵喜悦的心情令他心旷神怡。

对了,选择对了。

虽然他的正确率在模拟实验中曾经达到过98%的优异成绩,但是,谁知道这一次不是掉在2%的坑里呢?

如果是,那他此时就已经烟消云散了。

嗯,还活在这个世界上。

很美!

很舒服!

“你,比我想象的更厉害!”

猛然,一个幽幽的声音从另一端传来。

刘牧樵被蝎子蛰了一下,暴起,滚开了30多米,隐蔽在柱子后面。

梅林女士!

她站在150米开外,虽然不能躲开爆炸的冲击波,但她计算好了,大水泥柱子,完全可以保命。

她看着刘牧樵把引爆装置拆下来。

她没有强行引爆。

出乎她的意外。

她根本想不通,刘牧樵不但发现了她的存在,而且还知道这里有一个引爆装置。

直到现在,她才明白,其实她已经无处可逃了。

自从老王师傅宁愿自杀也不毒害刘牧樵,那一刻起,她才意识到,自己已经被包围了。

黄啸,一个非常精明的人,已经把梅林女士逃跑的路线堵死了。

她可以启动自毁系统。

但突然想,为什么要自毁呢?

她退到了9楼。

本来,她想在这里谈判,谁知,她竟然发现了一个大秘密。

刘牧樵不仅仅是一个医生!

他是一个智商很高的人。

并且,她得出了一个结论,这一次,她不是在和别人斗,什么谢绍军,老李,叶林,那都是假的。

她在和一个比她更厉害的人斗。

这人就是刘牧樵!

刘牧樵是高明的。

假如刘牧樵不那么高明,会诊的那一天他就可以下手,他竟然没有露出丝毫的痕迹。

这就是说,刘牧樵完全占据了主动。

这是梅林女士出道以来的第一次。

刚才,她本可以与刘牧樵同归于尽,即使她逃出了本大楼,她也逃不了黄啸的手掌。

别看她手里还有9人,其实,这9人早已经是死了的棋子。

黄啸盯得很紧。

她手中的遥控器就一直抓在手里,只需要轻轻一按,刘牧樵就烟消云散。

她犹豫了。

刘牧樵是怎么知道这里有自毁装置的?

梅林女士想不通。

刘牧樵怎么可能知道得这么多?

梅林女士梳理了一下,这些天,其实刘牧樵把他们的所有的安排都掌握了,就连老王师傅准备下毒。

越想,她越是佩服。

她第一次遇到了一个令她佩服的人。

梅林女士的商业智商167,是极为罕见的高智商。

167的智商的人也许不少,全世界,总能拎到几个。但是,高智商并不代表有勇气,有商战的技能,还有不怕死的精神。

梅林女士所知道的,超过160商业智商的人,活在世界上的不超过5个,她是5个中的1个。

但是,167商业智商的人,竟然在刘牧樵眼皮底下傻乎乎呆了半个月,其实人家早已经控制了她。

“刘牧樵,你没杀我,我也不杀你。”梅林女士走了出来。

她似乎不担心刘牧樵向她开枪。

刘牧樵没有说话。

他需要分析形势。他还需要判断梅林女士有没有外援,有多少外援。

在他来9楼之前,他通知了黄啸,30分钟后,可以开始行动。虽然梅林女士没有现身,但另外9人一直在黄啸的控制之下。

并且,他也知道,梅林女士就在附近。

按照计划,黄啸的行动已经开始。

“刘牧樵,你是我遇到的最伟大的对手。我想问你,这一切,你是怎样知道的?”

梅林女士慢慢走了过来。

100米左右。

“……”

刘牧樵不敢放松警惕。他什么也没说。

“刘牧樵,我们之间的战争结束了。”

梅林女士停在50米外的柱子前,这个距离,刘牧樵手一扬,就可以把梅林女士打个10环。

她手里也是空的。

“你投降?”刘牧樵有几分惊疑。这么简单吗?

“不是,我是要求谈判。你必须答应我,理由很简单,我没有按下手中的按钮。”

梅林女士亮了亮手中的黑色遥控器。

“嗯,感谢你。”刘牧樵发自内心说。

“你可以放我吗?”

梅林女士笑了笑,她自己都觉得有些天真。

刘牧樵也笑了笑,说:“放你走,你觉得现实吗?你不走,也许会更好。”

梅林女士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