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楼 > 综合其他 > 我乃捉鬼大师 > 第997章 魔三

魔皇城总共有四个混世魔王,其中就包括里面这位,鱼月,禁卫军统领魔一的妹妹。

虽然魔一官职算不上多大,但却有实权,而且是魔皇身边的红人,很多人看到鱼月,都不愿意招惹。

久而久之,鱼月就变的越来越嚣张跋扈,惹是生非。

每次都是魔一给她擦屁股,而作为魔一副将的魔三,自然也没少帮忙。

禁卫军全军上下,没有一个喜欢这个鱼月的,尤其是他们这些有官职在身的禁卫军,碰到了不处理吧,没法跟统领交差,可要是处理吧,他们又不占理,每次都有一种助纣为虐的感觉。

“魔三统领,你要去哪”伙计一看魔三要走,赶忙大喊道。

耳尖的鱼月,听到伙计的叫喊声,循声望去,看到了魔三他们的背影。

虽然无法通过背影认出来是谁,但这禁卫军服饰是不会认错的。

“魔三,你给我回来,信不信我告诉我哥”鱼月吼道。

被发现了的魔三,狠狠瞪了那个伙计一眼,差一点,就差一点他就可以离开这里,不用管这闲事了。

现在就没招了,只能硬着头皮去处理这件事。

他现在只希望,跟鱼月起冲突的,不是顶楼的大佬,也不是二楼的达官贵族,这样处理起来也不用太棘手。

“魔三,你干什么,赶紧把这些人抓起来”鱼月看着走过来的魔三,质问道。

“理由,得有个正当理由”魔三眉头微皱,心里对这个鱼月的反感又深了一层。

这种质问的语气,让他很不舒服,虽然魔一是他的上司,但禁卫军是为魔皇服务的,不是为魔一服务的,更不是为魔一的这个倒霉妹妹服务的。

“禁卫军的脸都让你们丢尽了,给我站起来,回营领罚,一人二十军棍”魔三对着那几个躺在地上的禁卫军吼道。

那几个禁卫军一看副统领来了,还给了他们一人二十军棍的处罚,顿时面如死灰,灰溜溜的离开酒楼。

“鱼月小姐,发生了什么事?”魔三揉了揉眉心,有些头疼的问道。

刚刚他扫了一眼柳俊等人,发现这些人只有站在前面的一个小矮个子鼻青脸肿的。

而这小矮个子实力不强,不可能打得过禁卫军,那就是其他几个人。

这里又没有什么破坏的痕迹,说明对方出手利索,实力强,短时间内就将五个禁卫军放倒了,这要是普通魔族,他是不会信得。

所以这件事,也是一件棘手的事,他在来之前,可是听说了,新任不夜城督城官,扮猪吃老虎,大庭广众之下,将守备军的菲尔收拾一顿,还让玄幽王吃了憋。

他现在只想祈祷,对面这几个人不是在扮猪吃老虎,而是真的没资格上二楼跟顶楼吃饭那种。

“你不用管发生了什么事,这几个不夜城的垃圾挑衅我,就应该抓走处死”鱼月指着柳俊等人叫骂道。

魔三皱起眉头,强忍怒意“鱼月小姐,统领之前对所有禁卫军下过命令,不管处理什么事,都要讲证据,公平处理,还请您说一下事情的经过”

“你!”鱼月瞪着魔三。

而魔三好不退让,他已经受够了这种这群没脑子的玩意,动不动就得给他们收拾烂摊子,他是堂堂禁卫军副统领,不是擦屁股专业户!

“那个,大人,我叫通史,是鱼月小姐的朋友,全程目睹了这件事,所以还是我来说吧”农福那个朋友,通史一脸献媚的上前。

魔三面无表情的点点头,甚至禁卫军副统领的他,一看这人表情,就知道是好人坏人,所以他对通史并没有什么好感。

通史看魔三点头,赶忙将事情的经过说了出来,不过歪曲了很多事实,基本上是在说柳俊等人主动挑衅他们,他们是为了魔皇城的尊严,才跟柳俊等人起的冲突。

柳俊嘴角抽搐两下,这场景怎么这么面熟?好像几个时辰以前,魔皇小舅子,菲尔将军也是这么干的。

“你都听到了?还不赶紧把他们抓起来?”鱼月对着魔三命令道。

“一面之词不可信,你们有没有什么想说的?”魔三看向柳俊他们。

刚刚通史在说话的时候,魔三就发现小个子魔族脸上写满了愤怒,似乎有什么话要说。

“有,谢谢大人给这个机会”农福上前一步,一五一十的将事情重新说了一遍,没有任何的添油加醋,更没有胡编乱造。

最重要的是,酒楼的掌柜站出来了。

“魔三统领,我是酒楼掌柜的,这件事我全程目睹,确实是鱼月小姐先挑的事,而且侮辱了不夜城”

魔三皱了皱眉头,这下可抓瞎了,错果然是鱼月的。

如果帮着鱼月针对无错的一方,显得他们禁卫军太不公。

可如果公正处理,鱼月小姐肯定得炸毛。

“那个,鱼月小姐,这事不如就这么算了吧,您也没受伤,也没什么损失”魔三试图劝一下鱼月。

然而,鱼月是一个惯坏了的大小姐,要是能听进去别人的话,也就不至于给她哥惹那么多麻烦了。

“什么叫就这么算了,魔三,我让你过来处理这件事,不是为了让你当和事老的,赶紧,把他们给我抓起来,你要是不行,就去把魔二给我叫过来”鱼月气急败坏的说。

魔二处理方式跟魔三不同,鱼月的性格这样,有一大半是魔二惯的。

“鱼月小姐,您要是占理,那没的说,我这就帮你把对方处理了,可您不占理,别说魔二来,就是统领来了,也不会偏袒您的”魔三无奈的说。

“好啊,魔三,你居然不听我话了,你有本事就看着我死好了”鱼月直接抽出一把匕首,冲向柳俊。

她在赌,赌魔三不会看着她这么冲上去挨揍,赌魔三一定会出手。

然而,她赌输了。

魔三忽然低头,在地上捡起一枚魔晶“唉,谁的钱掉了?”

就在魔三捡钱的空隙,柳俊一脚将鱼月小姐踹飞出去。

“唉?鱼月小姐,您怎么这么莽撞啊,您看,您疼不”魔三赶忙在鱼月狠狠的摔在地上以后,接住了鱼月的鞋。。

“魔三!”鱼月小姐吼道。

“唉,在呢,在呢,鱼月小姐您不用吼,我这虽然实力不怎么样,但好在耳不聋眼不花的,您正常说话就行,听得见”魔三笑呵呵的说。

心里十分高兴,总算有人收拾这个嚣张跋扈的鱼月了,舒坦啊,这次回去一定得整几个好菜好酒庆贺一下。

“魔三,你就看着别人打我?”鱼月咬牙切齿的看着魔三。

魔三眨眨眼,一脸无辜的看着鱼月“那自然不会,只是我刚刚发现脚下有一枚魔晶,本着拾金不昧的精神,我弯腰捡了起来,没曾想,您这时候冲上去了,一时没来得及,还请鱼月小姐见谅”

柳俊“噗嗤”一下笑出了声,这个魔三,也是个人才啊。

鱼月找的不是救命稻草,是他们安排在禁卫军的间谍吧,差点把鱼月气死了。

而另一边,禁卫军统领魔一,刚刚处理完菲尔将军的事,还没松口气呢,就有禁卫军士兵跑过来告知酒楼发生的事。

魔一瞬间感觉一个头两个大,他现在就想祈祷一下,祈祷自己这个闯祸精妹妹别惹到什么棘手的人物。

不过目前看来,他妹妹惹到的人应该不是善茬,因为魔三去了那么长时间,都没有解决这件事,就已经足以说明这件事的棘手程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