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楼 > 综合其他 > 成道从封神开始 > 第125章 大战(三)

灵牙仙见普贤真人入阵,率先催动大阵,震动雷霆,想要先下手为强。

不过普贤真人也非没有准备。足下现出两朵白莲,头上现出庆云。

庆云之上三花显现,有一化身端坐其上。其与文殊广法天尊的金身仿佛,也是三头六臂,手持降魔杵。

其面色沉重,作愤怒状。金身张口发出咆哮,随即从庆云之上跌落,化作一身高丈许的魔神。

金身六臂挥舞,与灵牙仙战在一处。灵牙仙催动大阵,阴阳雷霆不断,炸得金身的护身宝光,忽明忽暗。

普贤真人见状,祭起太极符印,抵住雷霆。太极符印,阴阳流转,一阴一阳,阴阳相合成混沌状。

有两条游鱼,在阴阳二气中游荡。两仪阵顿时就有许多阴阳之气,被其吞噬,化作太极符印的养料。

漫天的雷霆也减弱了许多,普贤真人的金身忙将灵牙仙镇住。这准提圣人法力所化的金身,威力惊人,灵牙仙反抗不得,被普贤真人以长虹索擒拿。

元始依旧让其现了原型,下了禁制,赐于普贤作为坐骑。这灵牙仙乃是一头白象,这白象身高两丈,雄壮异常。

通天教主见了怒急反笑,也不言语,只等阐教之人再来破阵。他不能轻易出了万仙阵,不然被准提趁机打破了万仙阵,则截教再无生机。

守着四象阵的乃是金光仙,其是上古异兽金毛吼得道。一身修为也至太乙金仙,不过按照前两次的情况,这金光仙也守不住四象阵。

通天教主吩咐一旁的龟灵圣母,潜入四象阵中。如若金光仙不敌,则出手相助,将阐教弟子擒来。

龟灵圣母乃是大罗修为,自是有此能力。随即领了法旨,悄悄往四象阵而去。

元始天尊命慈航道人去破四象阵。将自己的成道之宝——三宝玉如意,交于慈航道人使用。

准提圣人又给了慈航道人一道法力,慈航道人也恢复了太乙修为。

随着慈航道人进入四象阵,金光仙催动大阵,无数的法宝在阵中飞舞。

这些法宝都是四象所凝,密密麻麻,躲无可躲。慈航道人只得祭起三宝玉如意来。

这三宝玉如意内蕴三才大道,又与虚空之中的日月星辰相连。

顿时就有无穷的太阳真火,月华霜露,星辰辉芒从天而将。将四象阵破开,随即日月星三光将慈航牢牢护住。

慈航又将三宝玉如意往前一压,这地上的三宝,水、火、风顿时就停滞了下来。

这水、火、风三道,也被其克制。四象阵一下失了三象,顿时就被破开。

随后慈航一拍头顶,也现出庆云三花,将金身使出,与金光仙战在一起。

金光仙虽失去了四象阵的加持,其实力也不可小觑。金毛吼据传乃是僵尸所化,肉身坚固无比,几乎就是不死之身。

慈航道人的菩提金身,亦是三头六臂,各持法器。这些法器打在金光仙身上,打得咚咚作响。

不过金光仙半点伤痕也无,金身打了半晌,也没见个动静。慈航道人心知不是其对手,又祭起三宝玉如意来。

这三宝玉如意乃是圣人成道至宝,威力无穷,怕是不在先天至宝之下。

金光仙见三宝玉如意打来,心道不妙,怕是抵挡不住。这时从阵中飞来一颗宝珠,此珠乃是龟灵圣母所使。

其乃是先天灵宝——日月珠,龟灵圣母以大罗金仙的法力驱使,一下就将三宝玉如意挡开。

准提道人见截教来了帮手,将手往一旁的惧留孙一拍,顿时一股法力涌入其体内。

同是也将惧留孙拍入了阵中。惧留孙虽感意外,不过看着慈航师妹正在苦苦抵挡。

他来不及思考,借着准提圣人的法力,一下打在龟灵圣母身上。龟灵圣母乃是大罗金仙,又是玄龟得道,防御惊人。

虽没有受伤,不过却被打了一个踉跄。毕竟是圣人法力,不可小觑。

龟灵圣母怒从中起,祭起日月珠就打向惧留孙。惧留孙不敢抵挡,忙以地行术逃走。

不过地行术虽然厉害,那也得看跟谁为敌。龟灵圣母怎么可能让其逃走,随即追着惧留孙而去。

杨拓在不远处看着这场大战,心中感叹。龟灵圣母何其不智,出了大阵,没有通天教主的保护,怕是在劫难逃。

大罗金仙虽然厉害,不过如今大战的主力却是圣人。她只要在阵中护好金光仙,阐教不能破阵,他们就还有胜算。

不想其被惧留孙打了一击,就怒上心头追了出去。这怕也是被劫气蒙蔽了真灵心智,此去就再无生机。

龟灵圣母被引走之后,慈航道人失了制约,以三宝玉如意将金光仙压伏,擒出阵来。

元始天尊还是将金光仙打回原形,赐给了慈航道人。

万仙阵中的通天教主,见三阵接连被破。心知不能如此,万仙阵阵法虽多,其今日破一阵,明日破一阵,总有破完之时。

通天教主随即下了奎牛,往八卦台上去。这通天教主占了八卦台,阐教就再破不得大阵。

万仙阵有四个阵眼,分别是太极阵、两仪阵、四象阵和这八卦阵。

前三阵被破,通天教主占据了最后的阵眼,已无破此万仙阵的可能。

通天教主一动,元始与老子也有了变化。

元始对老子道:“师兄,如今通天师弟占据阵眼,破之不得,怕是还要硬闯才行了。”

老子也看见了通天教主的行动,知道双方再战不可避免。随即答道:“怕只能如此了,此次封神大业,变故太多,我等破了此阵之后,还需要各返道场,不得再染红尘。”

元始天尊点头道:“师兄说的是!”

元始天尊随即对众弟子道:“凡我玉虚门徒,明日都需入阵完此杀劫。明日我等前去破阵,你们但见八卦台方向,升起一座宝塔,就入阵以完劫数!”

众弟子听言,也是心中一紧。姜子牙更是满脸苦色,他一仙道未成之人,也要入此恶阵。

这时,他又看向不远处的杨拓,心道:“当日没有收其为徒,他却不需遭此劫难!”

心中对于杨拓的好运气,更是羡慕不已。现在想起来,杨拓每每都能躲过各种劫难。

也不知是其谋划,还是真是天地气运所钟,一路行来劫难终不加身。

按姜子牙想来,还是后者。杨拓怕是气运深厚,方能处处占得先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