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楼 > 综合其他 > 一品姑爷 > 大结局 那年的秦府,有位姑爷

大结局那年的秦府,有位姑爷

五仙教外。

大军围绕着五仙教,静静等候着。五仙教内,从半个时辰以前就没了动静,这不免让三军将士们心急如焚。

“二位夫人,还是让末将带弟兄们进去看看吧!若是殿下当真遇上什么不测,可如何是好啊?”

祝云岐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脸焦急地问向姜月情和叶星缘。

二人却是双双摇头:“再等片刻,再有半个时辰,若是还没有任何动静,大军即刻攻入五仙教内!”

“这......好吧,殿下如此任性,末将属实难办啊!倘若殿下有失,那末将,便只好自裁谢罪了!”

话音刚落——

“谁要自裁谢罪啊?”

一声爽朗笑声,忽而从远处传来。

众人赶忙循声望去,便瞧见山道上,陈槐安领着一众隐墨阁的高手们,缓步走来!

“殿下!”

见陈槐安平安归来,众将领赶忙围上前去!

祝云岐拨开人群,双手紧握着陈槐安的肩头,焦急问道:“殿下可还安好?情形如何?”

“唉......”

陈槐安忽然满脸遗憾地长叹了一声。

众将领顿觉不妙。

难不成又让怪先生跑了?

哪成想,陈槐安下一刻便失笑起来,一副恶作剧得逞的模样!

嘴里笑道:“通告三军,梅花社乱党已除,怪先生伏法!我军完胜!”

众将领上一秒还在担忧,被这么一说,皆是一愣。

旋即方才反应过来,当即高呼:“殿下千岁!”

闻言,三军将士,顿是爆发出震耳欲聋的欢呼声!

透过众将领,陈槐安又将目光投向姜月情和叶星缘。

只见二人,皆是长出一口气,继而,露出几分看傻子似的表情,哭笑不得的看着他,仿佛在责备他这个让人提心吊胆的家伙。

......

半月后,京城。

今日的京城,空前的热闹。

陈槐安大军班师,凯旋而归,京城上下,文武官员,黎民百姓,下到尚在蹒跚学步,上到年过花甲耄耋,皆是排起长队,在城门前迎接英雄的归来!

陈槐安打马到了城门前,抬眼一望,竟瞧见皇帝在百官的簇拥下,高坐城头,见他到了,便由薛公公搀扶着,走下城关,出城相迎!

陈槐安赶忙领着三军将士跪拜下去!

“参见父皇!儿臣不辱使命,凯旋归来!经此一役,世上再无梅花乱党!”

“好!好!好!吾儿功勋,天地可鉴!来啊,即刻令人,迎众将入城,上殿赴宴!犒赏三军的赏赐,即刻送往各营,今日撤去三军禁酒军令,各营赐美酒,三军畅饮!”

皇帝激动得连说三声好,大手一挥,当即下令。

只听三军将士齐声高呼:“谢主隆恩!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欢呼声下,皇帝缓步上前,伸手牵起陈槐安的手腕:“儿啊,随朕回宫,朕,有许多话要与你说。”

“父皇且慢,儿臣有一物献上。”

陈槐安并未起身,反倒是用所有人都能听见的声音,高声说道。

“何物?”

只见陈槐安双手捧起一方木匣子,高举过顶:“经由儿臣缴获,此为根除黄泉蛊之毒的药方,皇兄只需每日按方服药,至多半年,身上余毒便可根治,保皇兄百岁无忧!”

这话一出口,不单单是皇帝,连周围的大臣们,都不由得一愣!

林云澈身中血毒,乃是导致他失去皇位继承权的直接原因,皆因如此,满朝文武,甚至连皇帝自己,都将希望放在了陈槐安的身上。

可此刻,陈槐安当着所有人的面拿出这药方来,便是让所有人都知道,太子林云澈,不出半年即可痊愈,到了那时,他仍是皇位的第一继承人!

反倒是陈槐安,不可再行僭越。

这无疑是将继位承名的机会,拱手让给了别人!

满朝文武皆是不可置信,皇帝更是满脸诧然!

君临天下,位居九五的资格,试问当今天下,谁人不贪恋?谁人经得住此等诱惑?

偏偏陈槐安,机会已是唾手可得,却偏偏拱手相让!

陈槐安抬起脸来,嘿嘿一笑:“父皇,您可还记得,出征前,您曾说过,儿臣乃是潇湘皇子,不该优柔寡断?儿臣谨遵您的教诲,心意已决,儿臣情愿,全权为皇兄祛毒,待皇兄痊愈后,卸下一切权务官职,拜离朝堂!请父皇恩准!”

“好小子,在这儿等着朕呢!那朕要是不答应呢?”

皇帝可谓是被气笑了,摆着一副咬牙切齿的模样,笑骂道。

“那儿臣便在此一跪不起!”

“好!拟旨!”

见皇帝如此干脆,反倒是陈槐安愣住了神。

便听皇帝开口道:“陈槐安亲口所言,欲在城门前长跪不起,朕感其诚心,特此恩准!城中百官,百姓在场为证!”

“啊???”

陈槐安当即一声怪叫,脸皮不受控制地抽搐起来!

就连一旁,一本正经记录圣旨的薛公公,都跟着抽搐了起来!

“陛......陛下,君......君无戏言呐陛下......”

薛公公小心翼翼地凑过去,低声劝解道。

皇帝闻言,二话不说便是一巴掌拍在薛公公脑袋上:“废话!满城百姓眼睁睁看着,朕还能让他在此跪着?朕这是与民同乐!与民同乐懂么?!”

当即,便逗乐了周遭的百姓,四下里好不欢快!

陈槐安这才回过神来,皇帝这是准了,却又不愿松口,这是在给他找台阶下呢。

瞧着皇帝这般模样,满朝文武纷纷朝他投来和善尊敬的眼神,周遭百姓们,也将他们的敬意与爱戴毫无保留地投向他,一时间,陈槐安只觉置身梦境一般。

来到这个世界,快三十年了。

从当年那个火场遗迹里茫然无措的孩提,到今时今日,一切都像是异常精彩纷呈的梦一样。

这场大梦,卑微过,也风光过。

悲凉过,也欢畅过。

严肃过,也诙谐过。

慷慨过,也平静过。

万千感慨到了如今,便也只剩下了一句——

有幸来过。

......

半年后,太子林云澈痊愈,国本风波,总算告一段落。而就在林云澈痊愈的第二天,一封圣旨,传遍京城。

四皇子陈槐安,战功卓绝,保境安民,封平湘王,领靖州为封地,世承王位。

再隔日,京城之内,秦家的宅邸,资产,悉数被变卖,京都卫中郎将秦安山,亦辞去军中官职,举家老小搬离京城。

自此后,京城之中,再无秦家府,再无四皇子陈槐安,独是听人说起,大名鼎鼎的平湘王,落户在了寿安城中,一家老小,共享天伦。

......

十六年后。

寿安城,湘安堂。

自十六年前那一战后,原本用以培养军中之人的湘安堂,便搬去了京城,并入潇湘阁中,寿安城的湘安堂原址,便也改了学堂。

十六年里,湘安堂中良才频出,竟是接连出了七个状元郎,一时间,成了潇湘国最负盛名的学堂,诸多学子不远千里到此,只为在湘安堂求学!

这日午后,先生把一众年轻小辈聚在院子里,依次评鉴小辈们所作的诗文。

当翻到某一篇诗文时,先生忽然双眼一亮。

“陈星铭,文章调理工整,情真意切,更兼饱含仁孝之意,文才上佳!以此为鉴,秋闱大考必得赏识!甲上!”

听罢先生的评价,堂下众学子,皆是将羡慕的眼神投向前排,那个生得目似星辰的少年。

“不愧是陈星铭啊!甲上级别的文章,我不知要何年何月才能琢磨出一篇了!”

“嗨,习惯了!他大姐陈语秋,便是靖州出了名的才女,琴棋书画样样超凡!他二哥陈子林,去年可是高中状元,而今早已赴京入仕了!还有他家中那个小妹陈月蓉,七岁,能和学堂的先生们吟诗作对!他们一家子,哪个不厉害?”

小辈们你一言我一语地小声聊着。

人群中忽有一个,看模样便不是本地学子,当即发问:“这位陈兄家中的兄弟姊妹,竟都如此博学?敢问其父是何人?我猜定是某位饱学之士,若能有幸,定要去拜访一番!”

“兄弟一看就是一心求学,两耳不闻窗外事!陈家府都不知道?那可是咱们潇湘国最有名平湘王府!住的是当今陛下的亲兄弟,四王爷陈槐安!你想见,怕是见不到喽!”

“咳!”

台上的先生,忽然猛咳了一声,打断了小辈们的交谈。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