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楼 > 综合其他 > 快穿之道侣有点作怎么办 > 第263章 修仙位面(二十五)

听着耳边的窃窃私语,段长老眸光一动。

“你说,他们要拿修士献祭?”

“是!”少年点头,表情带着愤慨。

“那群魔修不知从何处得知用修士的灵体献祭可开启封锁秘宝的阵法,竟是将我们抓了去当试验品!幸好我凑巧带了师门赐予的灵符,用灵符隐了气息才躲过了一劫!”

修仙子玉扇一遮,看着少年轻笑一声,心中暗道有趣。

面前这少年先是抛出秘宝引诱众人,后又直接了当地解释了自己为何会被抓,又是如何躲在上方不被众人发现,就此打消众人的疑惑,倒是聪明。

就是不知道他到底有何目的要这般做,不过就算再有什么坏心思,有那位在,恐怕都不成气候吧。

目光瞥向苏琪,修仙子淡笑,看破不说破。

之后的情况发展如修仙子所料,众人果然被那秘宝所诱,一个个斗志昂扬地动身起来。

“玛德,那群魔修竟然敢拿我们修士献祭,谁给他的胆子?!今日不救出我们正道人士,哪对得起我们正道颜面!”

“是啊,而且听说被抓的可是我们仙门世家的子弟,说不定里面还有我们家族的人呢。”

“我族上个月就刚好失踪过几人,不知会否在这里。”

见状,旋琪心中一喜,看向少年嫣然一笑,轻声细语的,生怕惊扰了他。

“别怕,你只要说出那些人在哪便好,我们不会伤害你的。”

“嗯……”少年笑笑,含水的双眸若有若无地落在旋琪身上,神情似娇似喜:“谢谢这位姐姐。”

旋琪一愣,表情很是平静,心里却早已炸开了花。

“不,不客气。”

居然叫我姐姐,好奶好帅!

对上旋琪略显怪异的眼神,少年眸底划过一丝疑惑。

这人是发现什么了?

经过一番言语过后,众人纷纷准备动身。

这头瑶池见状,眉头不由一皱:“这什么发展?”

怎么跟想象中的不一样?居然就这么轻而易举地相信了那个来历不明的少年?

修仙子挑眉一笑,理所当然道:“有什么好奇怪的?只要是那个人说的,人们自然会信。”

“那个人?”瑶池蹙眉,目光在全场扫过,最终看向少年,有些不确定道:“那个人,不会是他吧?”

“不。”修仙子摇头,玉扇一指:“这位可是个妙人呢。”

顺着修仙子所指之处看去,瑶池不禁瞪大眼:“你说她?!”

“嗯。”

得到修仙子肯定的回答,瑶池顿时一愣:“为何是她?”

这旋姑娘不过就是个阵派弟子,怎么可能会有那么大的威望?

“气运这事,说不清,况且……”

“况且什么?”

修仙子抬扇在瑶池脑门上一敲,满脸高深莫测:“此题已超标,再说下去,要算钱了。”

瑶池:“……gun!”

最后那少年道了个地方,一大群人闹闹哄哄地赶了过去。

苏琪慢慢悠悠地跟在人群身后,一旁的修仙子忽然窜了过来。

“诶,苏琪上神,你猜我方才算到了什么?”

“不知,要钱没有。”

“……”

措不及防地被戳破小心思,修仙子脸上不由一窘,恼羞成怒道:“胡说什么呢,钱财乃身外之物,我像是那么看重钱的人吗?!”

“是。”苏琪坚定地点头,动作都不带一丝停顿的。

“……前方你有一劫,好自为之,我是不会帮你的!”

言罢,修仙子一甩衣袖,气哼哼地越过苏琪而去。

不识好人心!

看着修仙子愤慨的背影,苏琪不由挑眉,伸手掐指一算,待得出结果后,一抹笑意渐渐爬上眼底。

“竟是情劫……”

——

“就是此处?”

紧闭的大门前,浩浩荡荡地围了一群人,个个满脸义愤填膺,手中刀剑紧握,好似随时便能出窍见血般。

“嗯。”少年点头:“便是此处,那群魔修将我们抓住后,就把我们锁在这,我记得清清楚楚。”

“那这里面有其他魔修吗?”一人提出重点道。

“原本有的,不过……”少年看向赤炎仙师袖摆:“现在都在这位仙师的乾坤袋里了。”

见众人目光看来,赤炎仙师脸上一热,摸摸袖口权当没看见。

“咳。”器长老抚了抚胡须:“先别管那么多了,既然没有魔修看守,我们便速战速决,先把人救了。”

“器长老说得对,先救人。”

言罢,那人一脚踹开大门。

“砰”的一声巨响,好似远古传来的鼓声。

大门一开,众人便感觉脚下一移,眼前场景顿变。

一股极为浓重的血腥之味扑面而来,熏的众人恨不得立马原地升天。

“什么味道怎么重?!”

待抬眸看去,眼前的满地狼藉映入众人眼帘。

满是灰尘的地面扑洒着大片大片的血红,在一片红色的掩盖下,隐隐约约还能看出那地面条条纹纹的似刻了一个阵法。

空气中飘荡着一股浓郁的血腥之气,地面的血迹有的因年月经久早已印入地面,有的则是新鲜出炉,冒着热气缓缓流动,而源头则是周遭满地的断肢残骸与尸体。

在那满地断肢残骸的旁边,一群修士还在激烈厮杀着,那看对方的眼神,好似什么生死大敌,动手狠厉毫不留情,似癫似狂。

忽然看见这情景,刚刚进来的众人顿时感觉脑子一蒙。

这怎么跟想象中的不一样呢?!

“这是哪啊?!”

“不知,我们怎么到这来了?方才是被什么阵法传送过来的吗?”

“应该是,那阵法在何处?我们怎么出去?!”

一人提出重点,众人纷纷看向地下,可被那厚重的血迹铺盖,那阵法影影绰绰的看不清,叫人难办。

“那人呢?方才带路的那个少年呢?!”

闻言,旋琪心中一慌,转头看去,果不其然方才还站在身旁的少年早已失去了踪影。

而前方,原本正在厮杀的修士听到动静纷纷停下手来,转眸朝着角落的段长老等人看去,神情癫狂似疯,俨然失去了理智。

“他们,他们过来了?!!”

“过来又如何?”段长老冷哼一声:“不过一群元婴修士,我们还能怕了他们不成?!”

闻言,惊慌的众人晃过神来。

想想也是,他们这怎么多人,不单单化神期,连渡劫期的老祖都有,还怕一群小小的元婴修士?

方才也是被他们身上的血煞之气吓昏了头,竟然连这点都忘了!

懊恼地摇摇头,众人手中刀剑紧握,双方气氛一时紧张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