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楼 > 综合其他 > 这后宫有毒 > 康安公主&珍王&太子&谢猛&邓澄斋有出场

康安公主公襄秵是宣宗真正的嫡出女,也是宣宗最小的孩子。

她的生母谢皇后,平生经历可称传奇,后世记载与当时的坊间传闻里,谢皇后都是宣宗从青年到晚年到驾崩最为宠爱的女子。

宣宗平生重视的子嗣,几乎都出自于谢皇后膝下。

皇长女昭庆公主,虽非谢皇后亲生,却因为谢皇后的养育宠爱,更是一向骄行众人,令诸藩王都纷纷退避。

作为帝后嫡女,康安公主自然生来就享尽荣华富贵。

只是这位公主殿下却不似长姐昭庆那样蛮横霸道,而是温文尔雅。

主要是,康安公主与珍王这对双生子,在谢皇后妊娠之际,据说着了前头废后顾箴的暗算,自来身子骨儿不太好。

差不多会吃饭就开始吃药,长年病恹恹的,想霸道,也没那精气神。

许是这个缘故,帝后对这双子女一向格外怜惜。

就连最会跟兄弟姊妹争宠的昭庆公主,连太子都会嫉妒,却从不嫉妒康安公主。

毕竟这妹妹落地时,昭庆公主已经可以说亲了,很清楚的记得康安与珍王的孱弱。

要什么有什么,任何人都顺着自己的意思来……坦白讲,康安公主也没必要霸道,毕竟轻轻提一句就能得到满足的事情,做什么还要疾言厉色?

康安公主的头一件烦心事,发生在她十三岁那年,因着表姐谢猛再次添丁之喜,当时正是春末夏初时候,公主身子骨儿好了很多,静极思动,听说邓府打算为小公子设三天三夜流水席,起了兴趣,也想去凑个热闹。

她跟珍王是双生子,打小一起长大,兄妹俩形影不离,她要去,珍王听说之后,也闹着想去。

帝后让太医诊断过两个孩子的脉象,认为可行,便点了头。

于是这次邓府戒备格外森严,邓澄斋亲自把关了里里外外的布置,最后还是不放心,在设宴的主厅外,又单独打扮了个小院子,摆了一桌酒宴,私下同妻子谢猛交代:“珍王与康安公主两位殿下自来有些抱恙,外间嘈杂,别冲撞了他们,不若到时候由夫人在小院子里作陪罢。”

又说小院子里有假山,假山上有亭台。

若是两位金枝玉叶想看看宴席的热闹,大可以在假山上居高临下的眺望,又不必沾染席间酒气。

这安排本来是极好的,只是流水席当日,谢猛中途因长子顽劣打伤了来客孙儿的脑袋,不得不告罪离开片刻,好去善后。

就这么会儿,却有人上来,与两位殿下道:“两位殿下缠绵病榻多年,可知道什么缘故么?”

谢猛虽然不在场,两位皇嗣却也有人伺候,见这情形觉得不好,不禁皱眉,呵斥着让其滚下去!

那人知道时间紧急,也不敢兜圈子,急急忙忙的说道:“这都是因为皇后当年为了栽赃前废后,狠心下药,这才害得两位在母腹之中便受到折损啊!若非宫中太医医术了得,两位殿下连落地的可能都没有!”

“混账东西!”伺候珍王的内侍统领骇然变色,忙不迭的吩咐,“是谁叫这等腌臜货色混到了殿下跟前的?还不快快拖下去!”

珍王与康安公主因着身体的缘故,性子都偏于恬淡,此刻听了这话,一时间有些愣住。

片刻后,接到消息的谢猛惊慌失措赶过来请罪,又安抚道:“你们别听那东西胡言乱语,谁都知道,姑姑最疼爱晚辈不过的。你们看秦王,看昭庆,看卫王,看燕王,谁不是被姑姑如珠如宝?何况是你们俩呢?你们可是姑姑的亲生骨肉,姑姑疼爱你们都来不及啊!”

随后赶到的邓澄斋也道:“内子只是皇后娘娘的侄女,皇后娘娘也是视若己出,若说皇后娘娘其他事情,也还罢了,若说皇后娘娘会对亲生骨肉不利,这是决计不可能的事情。”

他们家这场添丁之喜是肯定没心思庆贺了,珍王与康安公主这时候其实没有太相信。

毕竟兄妹俩自来深得帝后宠爱,又不是傻的,哪里会因为一个莫名其妙跳出来的人一番话,就怀疑自己的亲生母亲?

故此还安慰了邓澄斋夫妇一番,这才打道回府。

宫里谢风篁早就接到了消息,不禁惊怒交加:“那贱婢是谁?怎么会能够冲到两个孩子跟前?!”

她倒不是为了当年之事泄露给了两个孩子生气,而是,“幸亏她只是想嚼几句舌根,若是下毒手呢?!邓澄斋素来是个精细人,这也是两个孩子要去他府上,本宫没有拒绝的缘故,这次他却是怎么办的事?!”

左右也是面面相觑,最后还是陈兢上去禀告:“回娘娘的话,那贱婢似乎是顾氏的家生子,当年顾氏倾覆,家生子大抵也被处置,但一些庄子上的少年仆妇,因为当时查下来跟主家关系不算密切,也就发卖了事。”

谁知道这里头竟然藏着个对旧主心心念念,还混进邓府,冲到皇嗣跟前乱说话的呢?

“所以说,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谢皇后叹口气,说道,“先将人处置了,不,先顺藤摸瓜,看看到底是她一个人的意思,还是背后还有些什么?”

近侍们小心翼翼的答应着,末了又请示:“那,娘娘,两位殿下那儿?”

“无凭无据的,理会这些话做什么?”谢皇后很平静的说道,“等他们回来了之后,哄一哄就行。”

她连淳嘉都能哄住,遑论两个十三岁的孩子?

果然,半晌后,珍王跟康安公主回来,兄妹俩都没提这事儿,只说了些在邓府酒宴上的见闻,还说了邓家新添小公子的模样儿:“怪丑的,没有他们家长子好看。”

“孩子小时候都那样,等长大了就好了。”谢皇后笑着哄他们,“你们俩才出生的时候,可也是皱巴巴的。”

康安公主嘟嘴道:“才不是,母后骗人。顶多哥哥不好看,我肯定是个美人!我乳母说的,我当年才落地,就是个实打实的美人胚子!”

皇后跟侍者们都笑起来,附和道:“是是是,康安公主从来都是个美人,可漂亮了!”

“那我呢那我呢?”珍王不甘心的说道,“我们是双生子,妹妹若是美貌,我一定也好看!”

康安公主果断道:“不,哥哥肯定没我好看,我才是最好看的!”

他们腻着皇后撒了会儿娇,这才分头告退下去。

于是中宫看来这件事情也就这么过去了,只是没多久,珍王去看妹妹的时候,私下里同她说:“我这些日子跟着兄长们在外头微服玩耍,听说了好些事情,跟咱们在宫里听到的不太一样。”

康安公主好奇问:“怎么个不一样的法子?”

珍王欲言又止,最终还是说道:“有些人说母后没有咱们以为的那样好,就是之前,猛表姐家酒席上那事儿……不是一个人私下里给我说了。”

“他们干嘛跟我们说这些?”康安公主不解的问,“我们年纪这样小,我还是女孩子,至于哥哥你,虽然是皇子,但十五哥那个位子,难不成还有你的份?就算我们知道了这件事情,又能怎么样?总不能跟母后大吵大闹的算账罢?”

“当然不能。”珍王迅速说道,“我就是觉得……父皇母后跟之前认为的不太一样,十五哥也是!”

康安公主托着腮,百无聊赖道:“啊,不一样就不一样呗,咱们现在过的不好吗?既然好好儿的,干什么还要想那么多?”

珍王被她说得噎住,想了想,竟然无法反驳,只憋出一句:“你刚刚不是还很好奇?”

“好奇归好奇。”公主理直气壮道,“却也犯不着给那些人当枪使呀!再说,谁知道他们说的是真的假的?”

珍王说道:“若是一两个人那么说也还罢了,都好几次了,再说他们说的一些事情,我琢磨细节,觉得也不像是随意编造出来的。”

“哥哥你有没有想过一个问题?”康安公主歪着头看他,“母后是父皇的第三位皇后,然后母后家世也不好,进宫时才只是个宝林……若是母后没点儿手段,难不成这个皇后之位,是父皇其他后妃们贤良淑德温良恭俭让,主动让给她的?”

“就是因为这个缘故,我才觉得,可能他们说的母后才是真的。”

康安公主点着头:“真的就真的,若是假的,我还真怕母后手段不足,护不住咱们这样优哉游哉的过好日子呢!你想想,我是女孩子,除非父皇厌弃,不然总归是能留在帝京的。你就不一样了,分封出去,封地好坏,直接就是你跟你子孙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3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