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楼 > 玄幻魔法 > 宠妃天下 > 第七百九十章 就是让你们内讧

苏南衣看着博满快要气炸的样子,心里暗自好笑,但是,她不介意再加上一把火。

“城主大人,事已至此,我们也不好再住在这里,虽然说我们心里也很委屈,但是事情毕竟因我们而起,我们也不知道,究竟是哪里得罪了这位护院,让他如此敌视我们,我们现在就回去收拾东西,另找住处,城主大人,告辞了。”

她一说要走,其他的人更决绝,根本连话都不说,立刻转身就往外走。

一见他们要离开,首野先急了,但是他双腿不能动,只能大声喊道:“先生!请留步!”

他一边喊一边看向赫玛,赫玛急忙下了台阶去拦苏南衣,“先生,先生,请留步,我们城主有话说,今天的一切都是误会,城主对您一向都是十分尊敬的。

你也知道的,请您务必留下。对了,城主还让我给您准备了东西,我这边还没有来得及给您送过去,现在就让您过过目。”

他一边说一边招手,“拿上来!都拿上来!快点儿!”

几个丫鬟从屋子里出来,手里还都端着托盘,上面蒙着红布,看起来搞得还挺严肃正式的样子。

赫玛满脸是笑,生怕拦不住苏南衣,“您瞧瞧,这些都是给您准备的,都是我们城主的诚意啊。”

他一边说着,也不等苏南衣亲自动手,干脆掀开了上面的红布,里面有的是名贵的药材,还有的是真金白银,明晃晃亮灿灿的,闪瞎众人的眼睛。

赫玛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这些东西可都是十分名贵,哪一样都算得上贵重,苏南衣虽然有些本事,但应该没有一下子见过这么多的银钱吧?

他偷偷观察苏南衣的神色,可苏南衣连脸色都没有变一下,眼皮都没有颤,只是淡淡的扫了一眼,“多谢城主主的好意,但是钱财与我们来说都是身外之物,保证身家性命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夏染说道:“谁说不是呢?有命拿钱去花才好,到时候因为这些天耽误在这里,把命也给搭上,没命去花,那不更是糟糕吗?”

赫玛噎了一口气,“哪能呢!怎么可能?今天的事儿都是误会。”

云景摆了摆手,打断他的话,目光看向首野,“城主大人怎么不说话呢?就让管家在这里说,我都要怀疑你这个府里到底是谁主事。”

这一顶大帽子扣过来,赫玛可不敢接,缩了缩脖子不敢再说话了,脸上的笑容僵住,继续笑也不对,收起来也不对,这个难看劲儿就别提了。

首野的脸色胀红,嘴角抽了抽,“这府里当然是本城主说了算,今天的事情的确是误会,是手底下的人私下行事,现在已经命丧当场,我也会给大家一个交代。”

云景并不以为然,“怎么交代,就是让那个家丁死了吗?这就算是交代?他偷偷监视我们,谁知道他存的什么心思,把他杀掉了就是最正常不过的事情,怎么现在倒成了城主大人的恩惠吗?再说了,一个小小的家丁哪里来的胆子长着大人,您可要把事情好好调查清楚啊。”

这话里话外就是指向博满了。

博满哪里受得了这种明讥暗讽,当即就火冒三丈,还没有压下去的火此时是达到了顶峰。

他上前一步,一拍胸口正想要说话,首野怒声喝道:“博满!你还不退下,还想要干什么?还有没有把我这个城主放在眼里?!”

博满转过头来看一下他,“城主……”

首野打断他的话,“你驭下无方,手底下的人私自行动你都不知道,现在还替他说话吗?再这样下去,本城主连你也要罚了。”

博满咬了咬牙,腮帮子上的肉都变得僵硬,狠狠的拱了拱手,又握紧的拳头放回原处,那模样十分的不服。

苏南衣心中冷笑,快点生气吧,你越是生气,我才越是痛快,你们两个最好是闹翻了,我倒要看看你能忍到什么时候。

苏南衣也并非非得要和这个博满过不去,而是因为这个博满手握兵权,手底下有不少的人手,而且他明显对自己有敌意,这种人收服起来很难,与其费劲费时间收服,还不如早早的把他斩去。

否则,将来就算是首野归顺了墨铎,这种人也是不安定的因素,脑后长着反骨,谁又能保证,他今天对首野没有二心呢?

从他现在的表现来看,首野已经隐隐有控制不住他的架势,他连首野都不放在眼中,何况是年轻的墨铎了。

所以在看到博满这种状态和态度的时候,苏南衣就决定了要把他除掉。

当然了,如果是她出手,那难免会让首野心中记恨,即便是现在不发作,将来也难说,最稳妥的办法,就是让他们内讧,让首野亲自动手。

本来她还没有想好要怎么做,但博满骄傲自满,嚣张跋扈,暗地里拍人监视他们这件事儿,倒给了她一个机会。

博满越是不服,苏南衣就越要表现的大度,她重重地叹了一口气,低声说道:“本来说好,要给城主大人好好治病,并且研制药丸的,谁能想到……竟然出现这样的事情,在下也很遗憾。”

首野手心冒汗,心都要跳出来了,生怕她甩手就走,“先生不必遗憾,我答应过先生的,都不会反悔,这件事情我也会好好处理。”

苏南衣沉默了半天,首野只觉得连周围的空气都似乎变得粘稠了,呼吸都有些困难。

最终,苏南衣伸出手接过那一托盘的药材,垂下眼眸说道:“在下这就回院子去研制药丸,还希望城主大人能够言而有信,告辞了。”

她说完转身离开,云景等人一个个都气呼呼的,但到底也没有再说什么,最后都跟着苏南衣转身离去。

他们一走,这院子里似乎空了不少,但是气氛却并没有转变。

首野在松了一口气的同时,怒火也腾腾的燃烧了起来,他看一下赫玛,“把院门关上,严守院门,不许任何人进来!”

赫玛点了点头,随后就听到首野对博满怒道:“博满!你可知错?”

博满心里也非常的不痛快,双手一摊,“大哥,我不知道错在何处?”

首野一排拍椅子,恨不能把椅子都拍碎,“你还说你不知错!今天的事端,难道不是你惹出来的吗?”

“怎么能说是事端,我也损失了一名手下!他本来不该死的!”

“他如何不该死?是你把她推上了死路,你让他去监视那些人,他就已经该死了!不是别人害死了他,是你!是你自己!

若非是我刚才一个劲儿的拦住你,不要再往下说,说你欲下无方,把责任都推到死人的身上,你以为,你今天能逃得过吗?你也应该受责罚的!只比那几个人重,不会轻,你明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