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楼 > 综合其他 > 缘定你 > 第二百八十六章 安顿

初三胖子留在了地下,还是那句话,他习惯并喜欢在地下生活。

两个开门人也随他留了下来。

司华悦想问他日常饮食问题怎么解决,可初三胖子看起来倦意横生,也或者是不想再透露更多的信息。

高个子女人带他们离开的。

她没有带这些人从来时路返回,而是直接带他们抄近路,从地下追击馆出去的。

司华悦暗自佩服这女人的记忆力,错综复杂的暗道,一直到出去,都没见她停顿或者思索辨认路线过,感觉她脑子里安装了一个硬盘。

出去的路上,司华悦刻意留意了下,先前那个“鬼”并未露脸,大概是人太多把它给吓跑了。

追击馆的看门人见从里面突然一下子走出来这么多人,很是惊恐,刚拿出手机准备打电话报警,却被高个子女人给一掌击晕了。

这女人也够简单粗暴的。

浩浩荡荡一百余人从地下追击馆正门走出,并没有引起任何轰动。

因为此时已是夜半时分,别说这里地处偏僻,即便在中心区域,单窭屯的夜生活也并不活跃。

高个子女人看着司华悦一行人悉数离开后,她又返回地下,将馆门关闭并落锁。

整个过程她一句话都没有说,司华悦怀疑她是个哑巴。

饭店老板是个守信的人,他并没有因为等得时间太久而擅离,跟三个伙计打着盹坐在里面候着。

见司华悦带来这么多人,他吃惊之余不免有些为难,因为店里仅能容下三十名食客。

单窭屯施工中的场地很多,以前也接过大单,但基本都是带回工地吃,从未有过集体过来吃饭的情况。

司华悦在转账备注里让他准备一百五十个人的饭,他没想到她竟然把这百余号食客都带来了。

未及这些人靠近,他就闻到了一股子冲天的臭气。

“这些人该不会是掏粪工吧?”一旁的店伙计捂着鼻子小声嘀咕了句。

“不许背后乱议客人的身份!”店老板斥责了声。

旋即他换上一脸迎客笑快步迎向司华悦。

“老师儿,我这店太小,是让你的客人们轮番进来吃,还是……”在外面露天吃?

“轮着进来吃太耗时间了,麻烦老板把饭端到门口,让他们排队领,你计数,饭钱如果不够,我再补给你。”司华悦说。

司华悦的穿戴看起来简简单单,但老板迎来送往能辨认出司华悦是个不差钱的主,他忙欣然应允。

招呼三个店伙计将饭桌一溜排开摆放在门口,开始从厨房往外端饺子。

百余号人在地下这段时间吃得都是馒头和袋装即食肉菜。

从断电后,他们已经很久没有吃过热乎饭了,更遑论刚出锅的饺子。

司华悦在门外维持秩序,让他们自发地按年龄大小排队领饭。

每人二十个饺子,吃完了可以来续领。

店老板还贴心地给他们每人分发了几瓣大蒜。

趁这些人吃饭之际,司华悦分别给司文俊和鲁佳佳打了个电话。

没一会儿,鲁佳佳骑着电动车赶来。

当看清蹲在地上大口吃饺子的众人时,他震惊到无以复加。

“老刘?你、你怎么变成这副熊样了?”

“三儿,你也在这儿,我还以为你死了呢!”

“马大姐,诶呦,我可想死你了!”

……

作为单窭屯的原住民,这里所有的人,无论老少,鲁佳佳全都认得。

好记性的他,连小孩的名字都能喊得出来。

这些人自然也认识他,只不过,很多人都一脸不屑地看着鲁佳佳。

当初那个油腻肮脏又好找勾栏的老头,给众人留下的印象是极差的。

但今时不同往日,从鲁佳佳的穿戴打扮,众人也能看得出他的变化。

厌恶之余,难免腹诽这人现在是否飞黄腾达不好招惹了。

大有从人群里挤出来,笑着跟鲁佳佳打招呼:“佳哥,好久不见了!”

司华悦抱臂看着眼前的场景,所有的人里,只有这个大有最会审时度势。

饭店老板见鲁佳佳来了,忙从里面绕出来,恭敬地递过来一根烟。

“鲁主任,你这么大干部咋还亲自跑这儿来了?”

“诶呦,司大小姐在,我哪儿敢不来?”鲁佳佳也不客气,点上烟后深吸了口醒神。

店老板一愣,再次看向司华悦。

司姓不稀奇,但却是司致新城最荣耀的姓氏。

感到意外的还有距离近的那圈人,他们清楚地听到饭店老板管鲁佳佳叫主任。

一顿交头接耳之后,鲁主任的官衔众人皆知了。

讨厌他的人依旧是讨厌,但绝大多数人看向鲁佳佳的眼神中,隐约带着一丝敬畏。

这么会儿众人也吃饱喝足了,店里一桶半的纯净水不够他们喝的,很多人干脆喝的饺子汤。

结账后发现这132个人,一共吃下了接近四千个饺子。

店老板非要找钱给司华悦,但司华悦却没要,加了他的微信,告诉老板说,以后还会来订饭,让他陆续扣除就行。

“小老板,这些人怎么安置?”鲁佳佳有些犯愁,养老院里已经快要住满了。

很多孤寡老人从新闻里听说这里收留各个年龄段的人,便不远千里投奔来。

这些老人都是些能吃苦的,能赶过来,自然是腿脚没啥毛病的。

他们平时会发挥各自所长,做一些手工活,给养老院减轻经济负担。

有的老人,还会主动请缨去工地上做饭。

还有会种菜的老人在山上开垦出农田,每天相邀一起去山上劳作。

后来的居民相比单窭屯的原住民要勤劳,原住民多是一些不思劳作的懒惰人。

这也就是很多人最后选择离开的原因。

这里不要闲人,他们没脸在这里继续混吃等死下去,只能去别的地方混。

眼下这百余号人,也有懒人和闲人,就看他们以后能不能把游手好闲的毛病给改了,不然,司文俊绝不会收留他们。

就在司华悦为如何安置这些人而发愁时,一个大个子男人从远处跑了过来。

夜色下的司华悦因光头的缘故,辨不清性别,这人近前后发现除了司华悦和鲁佳佳,其他人都是破衣烂衫,根本不像司家的人。

“你是司董的儿子?”他有些不确定地看向司华悦问。

鲁佳佳直接一脚踹过去,“说什么呢?这是司董的闺女,司家千金!”

“对不起,对不起!”这人忙道歉,“司董的秘书刚给我来了个电话,让我过来带他们去刚竣工的小区先住下。”

“这下可好了,我带他们去就行,小老板你赶紧回去休息吧。”

鲁佳佳说着骑上电动车,吆喝着众人随他一起跟大个子往新住处进发。

看着一行人离开,司华悦还真感觉有些困乏。

街道上冷冷清清的,别说是出租车了,连个人影都没有。

打开手机导航,司华悦循着路线往泉程酒店走。

一边走,她一边自说自话:“你们仨是怎么做到的,居然能混进地下暗道?”

身后静悄悄的,没人回应她。

但若仔细看,会发现,在距离司华悦不远的身后,有等间距的三个人影在与她同方向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