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楼 > 都市言情 > 霍格沃茨里的蛇类动物 > 第一百七十八章 不想起标题

“等~等一下,邓布利多校长。”

看着转身离开的邓布利多,海格急忙忙追了上去。

“还有什么事情吗,海格?”

注视着那双湛蓝色的眼睛,海格问出了一个可能是他这辈子所问出的最聪明的问题。

“您之前不是说这里的外面会被布置好高明的咒语吗?那按道理根本不会有学生过来才对,为什么还要向路威交代这些?”

“哦~当然了,我当然会在外面的大门布置好咒语。”

邓布利多郑重其事地向海格保证着。

说话间,两个人一路来到了门外,不知道是不是命运的作弄,他们所站得位置恰巧就是几个月后,安德罗斯和德拉科站在大门外交流时所站在的地方。

当着海格的面,邓布利多抽出了自己的魔杖,那根甚至比他本人还要传奇的魔杖,十五英寸,接骨木,夜骐的尾羽。

倒背如流的组合。

三件死亡圣器之一,大名鼎鼎的老魔杖,同时也是魔法世界所公认的,威力最强大的魔杖。

当然了,这些事情海格并不知情,对他而言,死亡圣器或许仅仅是一种听都没听过的神话传说。

梅林知道海格小时候有没有认真读过《诗翁彼豆故事集》。

在他眼中,邓布利多挥动着手中的魔杖,甚至不需要念动什么咒语就在大门的四周烙印出了许多不明觉厉的符文。

那看起来像极了某种高深莫测的防御法阵。

这下子安全多了。

看到这一幕,海格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

这个傻大个肯定想象不到,那些看起来高深的铭文只不过是一些用变形术变幻出来的,花里胡哨的装饰而已。

邓布利多压根就没有,也不想在这扇门上布置什么咒语。

不像斯内普,海格他自始至终就没有明白过邓布利多的心思。

“虽然有这些咒语,我还是要以防万一才行。”邓布利多的语气很是轻松。

“你也知道的,我们的学生的精力永远是那样充沛,这当然是一件好事,只是需要被加以正确的引导和保护,而作为霍格沃茨的校长,我必须要保证好每位学生的安全。”

“是啊,那些精力旺盛的小家伙可是连禁林都忍不住想进去看看。”海格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

“您做的实在是在正确不过了。”

“只是这段时间就要委屈你了海格,你知道的,在魔法石没有被从这里转移出去之前,不能够暴露你和路威的关系,这意味着你要有一段时间见不到这条听话的好狗狗了。”

“我在晚上偷偷地去看看他都不行吗?”

海格用渴望的眼神看向邓布利多,而后者只是平静地摇了摇头。

“你知道的,这是为了你和路威的安全着想。”

“可是,那个孩子特别挑食,我不知道厨房里的那些东西合不合他的胃口,他一直只喜欢吃我做的饭菜,特别是我做的那些岩皮饼,路威他是那么喜欢吃...”

“别担心,我会让家养小精灵定期将你准备的食物转送给他的,海格。”

邓布利多踮起脚尖,拍了拍海格的肩膀。

“好了,让我们先离开这里吧。”

......

听着大门外面逐渐远去的脚步声,路威轻轻抬起了正中间的脑袋。

它知道,海格妈妈和那个白胡子老头已经走远了。

路威轻轻抽吸了几下鼻子,空气中还弥漫着海格妈妈那熟悉的味道和新环境下的陌生气息。

紧接着,它开始好奇地打量着四周陌生的环境,这里的光线十分昏暗,所能活动的空间也远比在禁林里狭小的多。

随后,在右侧脑袋的控制下,路威缓缓站起身,开始以一种全世界犬类生物通用的方式来宣示着这片领地的所有权。

(喂~海格妈妈教育过我不要随便大小便!)

感受到自己身体的所作所为,它愤愤地在心里呼喊着。

(可是他从来没有教育过我!现在可是我活动的时间,轮不到你来做主,这是我们早就说好了的。)

右侧脑袋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稚嫩,掺杂着一丝刚刚被驯化的野性。

(好~好吧。)

...

不管怎么说吧,在那之后,路威终于有了自己犬生中的第一份工作。

虽然说没有报酬吧,但它仍然对这份工作投入了极其高昂的热情。

而三头犬那三个脑袋轮流控制身体的神奇特性也让它得以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的守卫着这片区域。

只是,路威很快就发现了,这份工作远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有趣。

它日复一日地盯着不远处禁闭的大门,而海格妈妈和白胡子老头口中所说的闯入者却迟迟没有出现。

空洞,乏味,毫无乐趣。

虽然,每天都会有一些长着蝙蝠似的大尖耳朵的小不点瞬间出现在房间内,并为它带来丰盛的食物。

甚至,不时还能吃到海格制作的岩皮饼,可老实说,路威还是喜欢禁林里那种无拘无束的空气。

而这里呢?

想到这里,它有些精打采地嗅了嗅,这里到处都是灰尘和衰败的味道。

嗯,还有一股挥之不去的尿骚味。

这样的日子在差不多一百个日夜前终于开始出现了变化,路威发现不时会有一些人类小不点闯入这里。

按照白胡子老头的嘱咐,路威从来没有伤害过这些无意踏足此地的人类小不点。

每一次,它都会故作凶狠地朝着他们咆哮,并且十分得意地看到他们惊慌失措地跑了出去。

这一度成为了它枯燥守卫生活的唯一娱乐调剂。

而今天也不例外。

当封闭的大门处再次传来响动时,路威第一时间抬起了头颅,三个脑袋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大门微微裂开的缝隙。

又有乐子来了。

它在心里欢快地思索着,希望这一次他们能坚持的时间长一点,不要一下子就跑了出去。

紧接着,路威发现了两个熟悉的人类小不点,他们身上的味道和几十个日夜前一批闯入这里的人中的两个一模一样。

诶,他们怎么还敢回来?

更奇怪的是,这两个人的手上都拿着一根小木棍,后者的木棍处还散发着点点荧光。

这是用来陪我玩的玩具吗?

还不待路威继续思考,它发现走在前面的人类小不点轻轻挥了挥手中的魔杖,他的身边凭空出现了一个奇怪的东西,紧接着,一阵阵抑扬顿挫的音乐声从那东西的前端响了起来。

那声音让路威一下子就想到了小时候海格给自己唱的摇篮曲。

好想睡觉。

不行~我不能睡。

可是~好~好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