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楼 > 玄幻魔法 > 医妃在上战王在下 > 第769章 不会让这人好过

机器制作明显比人手工要简单许多,因此她的衣物总是能做的又快又好。

她现在只需要找个时间开业,随后给京城的这些小姐夫人科普一下内衣内裤的好处。

科普的时间她已经差不多选好了,这内衣店她就直接取名叫闺中衣坊。

似乎一切都已经准备好了,阿珠之前便已经见过幽州的内衣卖的有多火爆,而秦安却一直都没有直接开业。于是疑问道,"这内衣店已经差不多可以开业了,小姐为何迟迟不开业?"

秦安笑着对阿珠解释道,"我之前就已经调查过,京城的许多小贩还有小店里面都会卖一些类似于情趣内衣的东西,只是这些店铺比较隐秘,而且普遍都是一些青楼女子去买。"

"而我们若是直接开业,不加宣传和科普,难免会让人误认为我们也是做那些青楼女子生意的。让人难免产生误区。"

阿珠恍然大悟,她之前竟然一直都没有想到这一层,不由得锤了锤自己的脑袋。

宣传便用她之前用过的广告的形势,她这次不光印刷了许多小广告,还写好了一份比较大的关于女性穿内衣的一些常识。

为了便于理解,她还举了许多例子。画了许多图画,张贴在自己的店中,让来买内衣的女性全都能一进来就看到这些。

不光如此,她还又专门印了许多类似于健康小册子之类的东西,分发给一些贵妇小姐,甚至于一些普通女性,给她们做科普。

经过了这么长时间的科普还有努力,秦安能感受到多少有些成效了,只是京城是天子脚下,官家小姐居多,这些官家小姐普遍都是接受了许多三从四德的教育,怕是接受力要弱一些。

只是就算是如此。秦安却也没有办法了,"现在才是该开业的时候。"

而阿珠对于这家店的开业也明显期待了起来,"小姐,奴婢已经预感到我们的店就要大卖了。"

而等到开业的这一天,果然有许多贵妇前来,秦安故技重施,又找来了许多柜台小姐之类的人,让她们帮忙讲述内衣的好处,果然在第一天便已经卖的盆满钵满。

阿珠在晚上对账的时候正对的十分开心,"小姐,你猜猜今日我们一共卖了多少钱?"

秦安笑道,"今日卖了多少钱倒不是重点。"

"那什么是重点?"阿珠一时间不能理解秦安究竟是什么意思,于是连忙问道。

秦安笑道,"真正的重点是,你有仔细观察今天来的那些人吗?"

"什么人?"阿珠连忙问道。

"今天虽然来的人有许多。但是京中那些真正有头有脸的官小姐,还有贵妇人,却都没有来。"

阿珠瞪了眼睛。"那为何她们不来?"

"有两种可能,一种可能是她们还在观望,想看看其他人穿了之后的反应。还有一种可能是她们根本就没有办法接受内衣,若是第一种情况那倒是还好,但是若是第二种情况的话,我们怕是就要麻烦了。"

阿珠还没问为何会麻烦了,却看到一人急匆匆的赶来道,"小姐,不好了!"

此时已经是晚上了,若不是特别重要的事情,这些人是断不可能这个时候来找秦安的。秦安连忙问道,"怎么就不好了?"

来禀报的丫鬟气喘吁吁对秦安道,"今日小姐的内衣店开门的时候。宫中的御衣房忽然放了消息出来,说小姐在京中公开卖这些东西,属于道德败坏,让大家都不要买我们店中的衣物。"

她就知道要有幺蛾子!秦安听到这消息简直是要气死了!

"道德败坏?"她眼睛一瞪,"别以为我不知道,我这几天可是在京城之中好好探查了一下。这京城之中可是连卖情趣内衣的都有,我这内衣正正经经的,怎么就道德败坏了?"

她此时可真是生气。十分生气!

还是一旁的阿珠很快反应了过来,"小姐,依奴婢的判断,京中谁家开铺子,御衣房都是很少管的,这次竟然会管这件事。兴许是小姐得罪了什么人呢?"

阿珠这样一说倒是给秦安提了个醒,"我在这京城里面得罪的人,昌宁侯府。沈音音,还有就是……"

她忽然想到了,就是那之前和他吵架随后忽然十分生气离开的御衣房管事!

她心中郁结,而此时,门外忽然有人敲门,一开门,竟然是百晓生到了。

百晓生此时已经不是那个每天唯唯诺诺说话都不敢看人的八卦狗仔了,他此时穿着一件青衣,头发用玉簪固定住,俨然已经是一副翩翩书生的样子了。

就算如此,他对秦安也是十分敬重,见到秦安给秦安行了礼。"秦小姐。"

秦安抬头看向百晓生,"先生,有什么事?"

"小的调查到。这几日傅小姐,沈小姐,还有御衣坊管事来往频繁。并且总是会邀请官家小姐去家中聚会。"

秦安听了不由得皱起了眉头,她没有想到这件事竟然是这人联合在一起干的,皱眉半天,又想起一件事,问道,"那傅元微还有上官语两人之间的纠纷是如何解决的?"

京中这些八卦找百晓生实在是正好,百晓生只是想了一会儿就道,"这件事昌宁候并未出手,傅小姐前几日单枪匹马去上官家去找上官小姐的麻烦,但是上官大人并不在家,上官夫人一直护着上官小姐,因此傅小姐算是碰了个灰,家中男人又不管这事,慢慢也就平息下去了。"

秦安叹息一声,"昌宁候和御史大人都是老狐狸了,此时这些儿女的事情再闹怕也闹不大。"

"却也正是因为这件事慢慢平息下去了,傅元微没办法找上官语的麻烦,才来找我的麻烦。"

她眉头紧皱,本来这几个人就已经够烦了,竟然还联合在一起,便更觉得麻烦,她思来想去半天没找到什么好方法,只能道,

"怕是之前对付傅元微的计划要提前一些了。"

她如此想好,这才觉得顺气了许多,这傅元微,她从来都没有得罪她,竟然使劲儿来招惹自己,她定然不会让这人好过才是!